第306章:金属史莱姆

迷宫恶魔的肚子里,夜寒君正在开会。

花烛不拘言笑认真听,鹅大仙昂起脖子认真听,瓜瓜听到与自己无关,选择性不听。

唯独艾姬芙拉,非得抱着臂膀,扭头一哼:

“事先说清楚了,这可不是我主动要求的。”

“是你非要给我的,我是被迫接受的。”

“是是是,你说得对。”

夜寒君连连点头,心想只要和颜值产生关联,艾姬芙拉果然不会随便拒绝。

这大概是唯一能诱惑她的东西了,无论是提升位阶还是其他,如果不能让艾姬芙拉看到明显的美颜效果,亦或是呵护皮肤、控制身材之类的收益,她是半点也不会关心。

“哗~~~”

夜寒君激活转运福袋,按照夜隐之前的描述,再加上灵性方面的指引,分别将六团朦胧的能量物质,注入三个契约眷灵的体内。

然后,他在心中默念效果。

自定义强化的神奇之处,在于按照实际需求确认提升的方向。

越是精确到细节,强化的效果越是鲜明。

反之,越是笼统,贪婪的什么都想要,获得的收益忽略不计。

“搞定!”

夜寒君拍了拍手掌,长呼一口气。

使用资质鉴定辅佐判断,果不其然,花烛、鹅大仙、艾姬芙拉的属性面板上,额外显示祝福强化的效果。

“嘎!本大仙饥渴难耐了!”

“若非铁翅稚嫩,现在就想大战一场,好好体验下全新的状态!”

伸长脖子的鹅大仙,眉宇间的兴奋转换为旺盛的战意。

可惜,看到一根根还在发育的羽管,就像迎头浇下一盆冰水,一瞬间索然无味。

“罢了,本大仙忍!”

“人类眷主,送我回契约空间,那里的恢复效果更胜一筹!”

夜寒君点点头,强制回收鹅大仙。

一旁,花烛正在召唤微型飓风,测试着更上一层的风元素掌控能力。

艾姬芙拉摸着自己光滑的脸蛋,目醉神迷,心驰神往。

两年的时间,她早已调整好衣服的尺寸,回归原先的酒红色盛装礼裙。

因为心情愉悦,她那不施粉黛也国色天香的面容上,嘴角微微上扬,灿烂的笑容仿佛能让时间凝固。

夜寒君只稍一眼,迅速移开视线。

身为契约眷主,他也无法久视此时的艾姬芙拉。

进化为魅魔女王时,她就散发出令人神魂倾倒的魅力,再度强化,杀伤力可想而知。

“勉为其难帮帮你吧。”

多少有些傲娇属性在身上的艾姬芙拉,充分欣赏完自己焕然一新的美丽,莲步款款,优雅地向着前方迈步。

“呱~~~”

鬼鬼祟祟跟在后头的瓜瓜,忽然也变成艾姬芙拉的样子,扭腰摆跨,如同走秀一般往前迈步。

“嗯?”

艾姬芙拉猛然顿住脚步,犀利的眸光往后扫荡。

千钧一发之际,瓜瓜及时变回本体,呆萌又无辜地回望着艾姬芙拉。

“你真的很过分知道吗?!”

“仗着有变身的能力,无法无天,任性妄为,你的主人是怎么管教你的!”

艾姬芙拉——气冷抖。

好心情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“本瓜在学习嘛!”

瓜瓜不害怕,也不生气,奶声奶气道:

“本瓜现在可是有战斗技能的,不好好学习,碰到危险,怎么可能来得及反应嘛!”

“哼!”

艾姬芙拉重重地哼了一声,忽然化作一道残影往前掠去。

“小气鬼,等等我嘛!”

瓜瓜不藏了,又一次变成艾姬芙拉,同样化作一道残影追了过去。

“花烛。”

“是。”

轻微的眼神接触,花烛敲散手掌心的压缩飓风,转而驾驭一道白金色的风浪,带着夜寒君疾驰追赶。

显然,花烛的速度最快。

弹指间她就追上了瓜瓜,而后主动放慢速度,与艾姬芙拉并肩而行。

“这个怪物占据位阶的优势。”

“所谓的无限迷宫,单凭蛮力或者智力,根本无法破解……”

转了一圈又一圈,中途停下来休息数次,艾姬芙拉渐渐失去耐心,莫名烦躁道:

“虽然灵魂感知再度强化,但想要找到生门……没那么容易!”

“臭人类,你也想想办法,你的感知力不也很强吗?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?”

“没有。”夜寒君摇头。

他始终以最大的频率激活着超灵性,可这些岩石通道从头到尾都是实质的,并非幻术施加的错觉。

究竟是无限迷宫太强,还是他的感知力太弱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小美丽,本瓜在书里看到过,经常生气会提前衰老的哦,这个特性是不分种族的,伱要注意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

艾姬芙拉瞪了一眼瓜瓜,板起来的面孔努力放松:

“你那么活跃,有没有发现什么让你不舒服的岩石缝隙?”

“没有耶。”

瓜瓜摇头,“本瓜怀疑,无限迷宫会不会就是迷宫恶魔的肠道?”

“我们想要出去,要么从后面的出口,要么从进来的入口。”

“后面的出口……”

夜寒君回忆起刚刚进来时,曾在粪坑里游泳,抬起头就能看到巨屎兽的屁股。

这到底是十八层炼狱的哪一层,怎么尽是些令人作呕的怪物,简直了。

“这个没事。”

艾姬芙拉瞥了一眼夜寒君,不以为意:

“不管从哪出去,到时候我往契约空间一躲,污秽之物碰不到我的身体。”

“总之……继续逛逛吧。”

夜寒君挤了挤眉心,甚是头疼道:

“保持状态,不要操之过急。”

“就算离开这里,马上就会陷入一轮又一轮的战斗,到时候反而怀念这里的平静与安全。”

“大蝌蚪说得对!”

瓜瓜变成夜寒君的样子,手舞足蹈道:

“我们的目标是提升实力,然后搜刮墓中的宝贝!”

“反正最少要在这里呆三十年,耐心一点,什么都会有哒!”

“什么?三十年?!”

第一次听到时间限定的艾姬芙拉,脸色微微发白,进而微微发青。

没等她“河东狮吼”,瓜瓜变成一本书,哗啦啦翻页,然后把书页中间划线的部分凑到她的勾玉眼前。

“小姬姬,你看你看。”

“吟游诗人说了,女恶魔的美丽来源于内心的平静与智慧,如同黑夜下的星空,无需炫耀也能绽放绚烂的光芒。”

“还有这一句,一個女恶魔最美丽的样子,不是花枝招展,不是妩媚风骚,而是优雅、知性、温柔、贤淑……不管何时都能绽放笑容,这才是持久的魅力……”

瓜瓜变作的书本,不断精神传讯。

被迫接受教育的艾姬芙拉,眉角疯狂挑动,指关节捏得吧嗒吧嗒作响。

她深呼吸数次,努力遏制着暴怒的情绪,一字一顿问道:

“小鬼头……你这是……从哪学来的歪门邪道?”

“特地找了本书……记住它的样子训诫我?”

艾姬芙拉忍无可忍,骤然间化作疾风抓向书籍。

“又动粗,一点也不优雅。”

心虚的瓜瓜,一瞬间变回本体。

它可不想让艾姬芙拉看到,书籍封面篆刻着“《如何征服英俊魔王》”这几个字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

花烛出来打圆场,学着夜寒君的样子,一把揪住小家伙后脖子上的肉肉,一下把它提了起来。

“小鬼头,再学坏,小心被天道抛弃!”艾姬芙拉停下来,以言语诅咒道。

“略略略,哪有什么好与坏呀,天大地大,开心最重要嘛!”

吐着舌头的瓜瓜,扮着鬼脸,一脸的没心没肺。

……

打打闹闹,终究是行进路上的小插曲。

时间一天天流逝,谁能想到,修罗墓中的浩瀚景象尚未窥探冰山一角,光是困在迷宫恶魔的肚中,停留的日子就超过了三十天。

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花烛提议「支配」。

沉默的艾姬芙拉,独自生着闷气,罕见的没有主动抗议或者拒绝。

“七罪法则之一的持有者,魔后·拉普菲斯的血脉扭曲体,远古胎魔孕育的畸变魔种……”

念完祷告词,夜寒君以人类之身,融合魅魔女王的血脉。

支配强化的状态,所有的感知都在叠加。

他将花烛暂时回收进契约空间,随后带着瓜瓜,游荡在永无止尽的迷宫通道中。

“嗖!!”

一周的徘徊,不经意的瞬间,异样的空间波动被其捕捉。

夜寒君猛然间手掌一翻,一杯金灿灿的美酒,倒在岩石缝隙处。

“嗷……”

稳如磐石的通道,忽然间扭动起来。

一股巨大的气流从遥远的地方喷射而来,夜寒君举臂格挡,极力招架。

旋转了足足一百零三圈,再次睁开眼时,一个难以分辨的阴影生物,正像爬虫一样缓慢移动。

“出来了!”

夜寒君施展「层层魅影」,变出数十个分身,本体藏在晃动的影子中,飞速远离迷宫恶魔。

“呱呱!!”

兴高采烈的瓜瓜,因为脱困,开始期待新的冒险。

然而,没等一人一蛙高兴太久,一股腥臭的气息钻进鼻腔。

前方五百米,陡峭的石壁上,有一软泥状生物,一边攀爬,一边滴落恶心的黏液。

忽然之间,它好像也发现了夜寒君,停顿一瞬,疯了似的加速冲来。

“腐尸蛞蝓……无量虚引……”

“怎么碰到的全都是无量之胎,一个天地之胎也没见着……”

肃穆以待的夜寒君,这一次格外的冷静。

他将花烛召唤出来,以风元素缠绕,获得更快的移动速度。

喜欢把鲜活生物变成死尸慢慢消化的腐尸蛞蝓,用不了几分钟,就被狠狠甩在了身后。

“大人,这才是炼狱中间的楼层,就有如此多无量之胎活跃。”

“难以想象,再往下,究竟要怎么才能活下来……”

蹙着眉头的花烛,仔细探查周身的情况,想与夜寒君商讨对策。

夜寒君也有些感慨:

“大概这就是始祖的初衷吧。”

“要是全都设立天地之胎作为拦路虎,那些少皇进来就是横扫,哪里还有磨砺的必要。”

“只有这种十面埋伏的危机感,才能刺激我们,学着如何摆脱猎食者,如何在夹缝中生存,如何在逆境中收集至宝……如果在这里存活三五十年,甚至是上百年,出去后一日晋升第7位阶,根基怎么可能不稳,未来晋升第8位阶甚至第9位阶的概率,又怎么可能低于常人。”

“大蝌蚪,注意脚下,有怪物来啦!”

瓜瓜突然从口袋里探出头来,大声提醒。

在它说话的时候,夜寒君同样感知到异常,本能地脚跟蹬地,以弹跳的方式飞上半空。

“昂!!!”

一个拥有香肠嘴唇的矮胖恶魔,轰碎大地,一骨碌趴在地上,浑身颤抖。

它长得太丑了,浑身也破破烂烂的,像是垃圾堆里长出来的肉瘤。

夜寒君不寒而栗,汗毛全部竖起。

这怪物望向他的瞳仁里,没有残忍或者弑杀,只有原始的欲望。

“这是……吻魔?”

“花烛,快逃,绝对不能被它抓住!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矮胖丑魔跳了起来,明明四肢粗短,爆发力尤为惊人。

花烛一声不吭,追风逐电似的,带着夜寒君疾舞。

吻魔——近古宙臭名昭著的恶魔之一,名声最恶劣时,位列最不受欢迎的契约恶魔排行榜前十。

它比魅魔还喜欢滥交,一旦被它抓住,往往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。

“大人……吻魔不是多为雄性吗?”

“你现在是融合状态,散发出来的魅力,明明对异性的吸引力更大一些,难道说……”

“不不不,这家伙不是雌的那么简单!”

“你看它屁股后面,一共有两根尾巴,这家伙恐怕是百中存一的「雌雄同体」,欲望是普通吻魔的十倍!”

夜寒君吸了一口气,往后望去。

花烛的速度非常快,虽然只有天地虚引的境界,却能和不少无量之胎较量脚程。

但吻魔的速度也很快,而且它更适应这里的环境,每一次弹跳都能恰到好处的落在关键的位置,甚至还会走近道包抄,死死锁定着一人一巫,不想让他们逃走。

“它好像把你也当做了目标。”

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双眼完全绿化的吻魔,这是有多兴奋饥渴,才会陷入如此狂化的状态……”

思绪微微转动,夜寒君勉强可以理解。

刚才过来的方向,无论是腐尸蛞蝓还是迷宫恶魔,亦或是巨屎兽,即便捆绑后丢在吻魔的面前,恐怕也会被它嫌弃,懒得看上一眼。

但自己和花烛不一样,初来乍到,如此鲜活的生命气息,意味着吸引力绝对致命。

“不行……无法完全甩掉。”

焦灼的追逃持续十五分钟,花烛占据速度上的优势。

但她不认路,有时候感应到前方有巨型生物蛰伏,她必须转向,吻魔就会趁着这个时间重新拉近距离。

“把它引到其他怪物的巢穴里,让它们自相残杀!”

夜寒君冷静吩咐,同时充当花烛的眼,判断着昏暗环境下无孔不入的危险。

“唰!”

一只毒箭蛙射出毒箭,妄图打落高速移动中的花烛。

没等飓风横扫,夜寒君扬起一鞭,抽在那头毒箭蛙的脑袋上。

“呱!!!”

毒箭蛙的复眼中,瞬时浮现逆时针旋转的紫色六勾玉。

它蹬地起跃,奋不顾身扑向吻魔。

“昂!!”

吻魔看也不看,随手一嘶,毒箭蛙爆浆,两滩碎肉坠亡在地。

“它的速度又加快了,看样子对于你我势在必得……”

夜寒君冷笑一声,突然指向左侧,那里有一座隆起的山丘,一个个三角形的洞口深处,似乎有什么怪物一蹦一跳。

“唰!”

花烛施展「飓风狂啸」,猛然间跨越数千米的距离,抵达山丘的顶部。

霎那间,半空中凝聚出一只白色的手掌,平举着往下拍落。

技能——风云掌!

地摇天晃的震动中,山丘毫发无伤。

但原本平静的巢穴中,不断有生灵发出吱吱吱的尖叫声,像是暴躁的老鼠叫个不停。

“啊哒哒!啊哒哒!”

一只、两只……

十只、二十只……

五十只、一百只……

一个个三角状、浑身折射着铁片光泽的重量级生物,蹦跳着钻出来。

险之又险,花烛发动「白金闪烁」,遁离数千米的距离。

好巧不巧,吻魔追赶至此,翠绿的眸光里燃烧着狂野的欲望,不断拍打地面的两条尾巴,发出噼里啪啦炮仗炸裂的声响。

“哔哩哔哩!哔哩哔哩!!”

体型最大的三角怪物,三角型的水晶瞳仁,瞪向凶狂的吻魔。

夜寒君没有学过这一族的语言,但口袋里的瓜瓜,莫名听懂了。

“大蝌蚪,它在说——

‘哪来的臭东西,敢挑衅我们。’

‘小弟们,砸扁它!’”

瓜瓜刚翻译完,名为金属史莱姆的群居式眷灵,前赴后继跳向吻魔。

吻魔大怒,挥舞爪锋,想像撕裂毒箭蛙一样,将这些怪物撕成碎片。

但冠以“金属”二字,金属史莱姆的肉身,又岂是血肉之躯那般的孱弱?

哪怕是天地大成的金属史莱姆,硬生生接下无量虚引吻魔的一爪,也只是重伤,而不是立即死亡。

“哔哩哔哩!亚麻哈哈!!!

见小弟们拿不下,体型最大的金属史莱姆,用力跳起,一屁股坐下。

吻魔发出惨叫声,背脊被压住的它,宛如驮着一座小山,恐怖的爆发力大幅削减。

“小弟们,一起砸呀!”

“砸死它,保卫我们的家园!!”

悄咪咪躲藏起来的一人一巫一瓜,眼睁睁看着,兽欲还没有正式发作的吻魔,于金属史莱姆的洞穴前,一下一下变成肉糜。

末了,金属史莱姆齐心协力,竟然将整个巢穴搬了起来。

它们似乎想搬家,不想进进出出的时候,在家门口看到一团恶心的烂肉。

“墓里好危险呀!”

瓜瓜贴在小黑帽的耳边,用最小的声音和她嘀咕:

“不过好好玩呀,有好多奇奇怪怪的生物呢!”

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